演講邀約:音樂之於創新的可能(上)

pchuantsaiAs a teacher0 Comments

分享此文:

很榮幸受長庚科技大學之邀,為大一新生演講,原本的實體演講,因疫情關係改成線上,也成了我第一場上百人的線上演講。

收到邀請信息時,校方訂的題目為「創新力」,希望我能談談音樂裡的創新力、音樂如何帶來創新力。我笑笑地想著,為新生演講很有意義,但音樂裡的創新力也太硬了吧,畢竟他們不是音樂系學生,大多為護理系學生呀~

不過還是希望能藉此機會,分享我接觸中大學生時,覺得他們可以思考的方向。如同我對自己的學生,總跟她們討論現階段或未來幾年內可能會發生的事、或許可以走的幾條路,可以開拓或嘗試的方向。

前半段聊了求學階段的人生與選擇,後半段,跟大家聊聊何謂創新,以及在未來四年或許可以如何開展。

── 求學階段的人生與選擇 ──

我先分享了自己的音樂歷程,以及音樂帶給我什麼樣的人生,小學、中學、大學、到紐約求學及返國後,許多的自身小故事。這些小故事,其實也只是以音樂為背景,述說的同是大家在台灣求學及成長階段的狀態,以及都會發生的小故事。

我自己每進一個新階段、到一個新環境,都非常興奮期待,從沒有離鄉背井思鄉哭泣的過渡。我分享著小學初進音樂班時如何的興奮開心(每每想到我都非常愉悅)、國中緊抓時間念書回想卻空白的時光,音樂變成帶著壓力的必修,而非純粹的喜愛;高中生的叛逆、大學生的自由.出國後是如何受到衝擊,導致性格與思想改變,以及回國後的職涯,中間的各種選擇。

(舉例來說,初至紐約參加迎新時,聽到歐洲同學說,他們在歐洲都會在高中畢業時去世界各地走走,或到某個國家學語言,然後才去念大學;例如我的歐洲朋友,他先到俄國念語言一年,再到紐約修了一段時間的電影,才來音樂院念大學。對於當時的我來說,這種觀念是相當新奇的,因為在台灣,大家不是都要趕快修完學業,跳級才是厲害、留級延畢是羞愧嗎?在當時的台灣,那樣可能會被稱作「浪費時間」呢)

中大學時期的叛逆,常常是學生與家庭間的困擾。但所謂的「叛逆」,90%不是壞,其實只是來自於溝通不良。中學生會開始有很多的反思與找尋自己是自然,而世代的思想差異是必然。中學生正處於各方思想交疊的自我矛盾期,當思緒還沒定型、尚未釐清、講不清楚、不知如何表達,又與家長的期待不盡相同時,就容易形成大人口中的叛逆:家長覺得孩子不聽話、孩子覺得不被理解,雙方都不會表達,自然衝撞。這種矛盾時期,很多會延續到大學。

大人會要孩子走安全的路,是很正常的心態。站在大多數父母的立場,看著小孩穩穩地打安全牌,是最放心的;看著小孩走不同的路,是很難不擔憂的,這是身為父母的天性。然而,複製著前人走過的路、沿用舊有模式,看似最保險,實際上可能最危險,因為時代變異很快,可能因此被淘汰。

「多嘗試」是老掉牙的字眼,但我渴望他們盡力實踐,唯獨謹記「保護自己」。唯一能保護你的,是「價值觀」,而不是關在安全區。

音樂在我生命裡扮演的角色,並非熱愛之物,而是一份信仰,人人都需要信仰,因為信仰帶來安定。大學這個年紀,可能會有很多情懷,但通常還感受不到真正的信仰,若擁有穩定的價值觀,就算想要試著衝破框架、測試框架的極限,也不會跨出那條不該跨出的警戒。

我分享著自身求學期間各個重要選擇,都來自於我自己,我雖鼓勵大家走自己想走的路,但非鼓勵恣意任性。「任性」跟「選擇自己想走的路」畢竟還是有點差別的。差別在於做了選擇,後面要別人承擔,還是自己承擔。假設做了選擇,結果擺爛要父母概括承受,付出金錢心力,那叫任性;自己選擇的路後果自己承接,叫做「選擇自己所想要」。求學階段會遇到的選擇,比起出社會進入職場,未來幾十年可能遇到的人生抉擇,是相對容易的,風險成本真的是低許多。

多嘗試,包含參加社團,盡可能地尋找打工機會,談戀愛,發掘自己的興趣。

為什麼要分享這些呢?因為透過以上,才會更認識自己。進入專職科系(未來當師字輩)的人,乖乖讀書的可能佔大多數,遵循家長的鼓勵而踏入的也不少,卻不一定真的認識自己,未來的職涯相對也較受限,若走著一條不夠認識自己、又受限的路,要怎麼創新呢?

分享此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