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比錫 巴哈音樂節- 草記

pchuantsaiMusician’s life0 Comments

分享此文:

2015年6月11日
抵達萊比錫,雖然飄著小雨,但整個城裡已經充滿巴赫音樂節的氛圍,不時的鐘聲傳來,迴盪在建築物間,好美麗的小城,民宿還有個12週大的小主人歡迎我,她的爸媽皆為音樂人,荷裔與加拿大籍唱歌劇與音樂劇的歌手!

2015年6月12日
大家吃早餐都配什麼音樂呢?♥
在萊比錫的第一個早晨,一邊享用著音樂家主人為我準備的豐盛早餐與超好喝咖啡,配上巴哈英國組曲,一邊工作,何其幸福的音樂人生!中午過後,挪威指揮漢肯就抵達萊比錫,期待!

2015年6月13日

萊比錫時間的昨天下午五點,在尼可拉教堂舉辦巴赫音樂節開幕音樂會,(這兩天就住在尼可拉教堂對面的民宿裡!)由管風琴演奏的半音階幻想曲與賦格(也常由鋼琴演奏喔)拉開序幕,接著是清唱劇Praise, Jerusalem, den Herrn, BWV119,以及萊比錫當代作曲家Gunter Neubert(b.1936)為今年巴赫音樂節寫的清唱劇ein feste burg ist unser gott,最後是孟德爾頌在1837年夏度蜜月時所寫,超美的詩篇42(wie der hirsch schreit nach frischem wasser)。

 

 

在教堂裡聽人聲真是一大享受,兒少男聲合唱團的聲音美極了,吹得超好的銅管與打的超好的定音鼓,還有孟德爾頌裡的oboe solo令人起雞皮疙瘩,Neubert的現代作品非常有意思。聽完開幕音樂會吃完飯還去了露天音樂會。

時間關係必須趕著出門先粗淺分享,一邊打字還一邊聽著附近的合唱團在發聲練習,迴盪在建築物間好美,今天有三場音樂會要聽,分別是11:30, 3:00, 8:00的音樂會,相當緊湊!

大家周末愉快!

 

 

 

 

 

 

 

 

 

2015年6月14日

<從信仰巴哈到魅力Arvo Part>

Gosh! 昨晚在聖湯瑪斯教堂的音樂會已讓我跟漢肯興奮無比,今早在布商大廈的音樂會再掀高潮,全場的人都瘋了!音樂是可怕的信仰!

06/18   (寫在萊比錫往法蘭克福的火車上)
多場音樂會下來最最最讓人難忘的音樂會有幾場,其中讓我跟漢肯尖叫的第一名是在超級美麗的萊比錫布商大廈(Gewandhuas)裡由kristjan Jarvi指揮布商大廈管絃樂團與小提琴獨奏家Anne Akiko Meyers所演出的音樂會。

上半場短髮的Akiko相當美麗知性(蔡老師最喜歡知性的女性!) 音樂無國界,聽著小提琴演奏著細緻的巴洛克獨特語法,再次感覺到那是我們共同的語言而感動著,不管小提如何在音樂裡如何呼吸,樂團都搭配的超級好,整體的呼吸與精神都高度一致,數度讓人屏息。Akiko有個性,布商大廈管絃樂團的聲音相當有氣質,Part給小提與樂團的幾首作品都超級美,配器多彩,和聲幻化浪漫人性,很有魔力。

最後一首是一絕,(credo for piano, chorus and orchestra)一開始鋼琴與樂團的以古典與不和諧衝突穿插,剛開始覺得相當滑稽,不停穿插多次後有些惱人,合唱團開始叫囂(我個人很不愛人聲用叫囂的創作手法),最後所有舞台上的人都瘋了,激烈演奏著不協和,讓人倒抽一口氣,舞台上像是病毒入侵、靈魂錯亂,有種再多幾個小節,kingsman真正上演了!(絃樂會開始把弓當武士刀,銅管會開始摔樂器,合唱團會從上面丟譜下來互相咬人之類的。)鋼琴很衝突的開始演奏著巴哈C調前奏曲,慢慢的合唱團也開始阿門了,銅管還在霸氣的不協和魯莽亂入。

這樣的現代作品,以為會在不協和結束,來個open ending嗎? 沒有!他紮紮實實、大大方方、赤裸裸、坦蕩蕩的停在最無害的單音C,還一個個八度單音do-do-do-do上行昇華,覺得這聽起來像是救贖?不,讓人超級毛骨悚然,像是有人先桶了你幾刀(怎麼個桶法18禁先不細述),然後溫暖的捧著你的臉說:[我無害,我純潔,我愛你。]

整場音樂會下來從最聖潔的巴哈開始,到浪漫人性的樂音,到衝突在巴哈與現代不協和聲響間遊走,曲曲驚嘆,最後樂團謝幕所有聽眾站起來歡呼,part竟然到場,大家一看到part都瘋了,讚嘆歡呼聲不斷,可感覺到後面靈魂跪拜,排山倒海。

是一場讓人很難忘而且好想整場演出都重聽一次甚至兩三次的音樂會!

曲目:
Bach Prelude from Partita in D major
Bach concerto in a minor BWV 1041
Part “Darf Ich..”
Part Passacaglia
Part < Fretres>

——————

2015年6月18日
最後一場音樂會,是來自捷克的Vaclav Luks指揮 collegium vocale 1704 and collegium 1704。演唱巴哈sanctus 和彌撒,以及巴哈同時期作曲家zelenka 的彌撒。

旁邊爺爺奶奶聽到一半,手握著彼此(好想偷拍),好溫馨的畫面,老夫老妻牽著手來聽音樂會,那雙交疊的手皮都皺了,上頭戴著婚戒。前面這位奶奶則是偎著爺爺的肩聽著音樂,對他們來說,音樂是這麼的自然。

好想替他們補捉這一幕寄給他們,告訴他們在週圍的我因他們而更加覺得美好,樂音灑在教堂裡更顯人性與聖潔,十字此時亦如此的照亮著他們。(即使我不是教徒)

覺得音樂很有魔力,想像著音樂在他們的生活裡,是如何的串連著他們彼此的生命 。

心還在教堂裡的樂聲中盪漾。

 

 

 

漢肯是一個非常疼惜佩娟的長輩,幾年前第一次合作演出後,就時不時的跟佩娟分享在各國的音樂與生活,去年在台灣合作演出後更提到想來今年在萊比錫的巴赫音樂節,並邀請我一同參與這音樂節慶,我當然立刻說好 。

於是,今年我們相約在萊比錫,一同在這美麗文藝的小鎮感染音樂,一起在音樂會後討論著音樂,一起看著這裡的街道與人們每天的不一樣,在音樂會間坐在街道旁的餐廳小酌啖食。

我對清唱劇與經文歌接觸不多,卻仍深深的被教堂裡那美麗至極的人聲充滿所震撼與感動。一切的一切,只因為我太幸運,太受疼惜。

這麼多場音樂會飛過,漢肯不只對晚輩的音樂支持,想法分享,也在我這幾天身體不適的情況下極為體貼,對晚輩照顧有加,還不忘從挪威帶了許多巧克力來送給佩娟。太快的,到了分離的時刻,我轉往法蘭克福,他則飛回挪威,明天改飛瑞典,繼續接下來的工作。

我在太多音樂人身上看到熱情,在太多前輩的身教裡學會分享與提攜,我想這些熱忱,都來自於我們對音樂的信仰,以及心裡的初衷。太多感謝,無法言喻。

< 萊比錫,街景>


1. 我跟漢肯每天都會笑的是,隨時迎面而來的人們都拿著甜統舔舐,什麼時間都可以吃冰淇淋,晚上聽完音樂會十點多,公園裡的人們都在吃冰淇淋,不管老少,沒有sugar high的問題,我們也很想跟進,學他們邊走邊吃的歡樂氣氛,但終究還是沒有機會,只在某晚聽了某場很嗨的音樂會11:00續攤去吃冰淇淋喝紅酒。

2.  在歐美莓類非常便宜,每週二五在歌劇院前的廣場有市集,這裡一盒藍莓,一盒野莓都才一歐,櫻桃抓了一把不到一歐,起士也新鮮便宜。花的種類很多很美,也很便宜,一束玫瑰才兩歐,老闆主動算我1.5歐,買了一束美麗的玫瑰回去送給音樂家屋主,謝謝他們美麗的房間。
3.  街上隨時都有不同的街頭藝人在演出,人們對不同類型音樂都聽的非常專注,非常支持。
4.  這裡的英文比較不通,所有人都跟我說德文,我常常霧煞煞,餐廳menu要特別問店家有沒有英文,連音樂會節目單都常常只有德文沒有英文,現場解說也幾乎只說德文,只偶爾穿插幾句英文。

 

 

白天與晚上的聖湯瑪斯教堂( Bach’s church)

   

分享此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