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與家長間的溝通(上)-老師篇

pchuantsaiAs a teacher0 Comments

分享此文:

一樣米養百樣人。自然,有好家長也有怪獸家長,有好老師也有惡質老師。在這裡,我並沒有要各打五十大板再說點事不關己的風涼話,而是站在第一線多年,希望能為老師們、家長們提個醒,注意彼此間有時或許感覺不太到的立場,換個位置思考。該講的話若藏心裡,造成嫌隙漸深,不僅何苦來哉,對孩子的學習更是必然帶來負面影響。

儘管「溝通」從來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我們相較於西方人,更不擅長言語表達,特別是當覺得「對方有可能不接受我的意見」時,話會更難說出口。然而,當學琴的孩子還小,他們多半只是被家長帶去找老師,許多事想都沒想過。自然,家長和老師之間有效的溝通,就成了絕對必要的事。

-老師端-

老師在與家長溝通時,有時候會出現「不好意思說」、「預設家長帶著某種成見自己先不舒服或沒耐心解釋」、「信心不足,說服力不夠」等問題。

  1. 失去耐心解釋,或不小心預設對方為「又」是一個找麻煩的機車鬼。

許多老師最常遇到的困擾大概是認為家長「沒概念」或「不懂裝懂」。同一個問題會被問很多次,例如:[老師,我的孩子只是學興趣…]、[老師,她比賽要彈這一首]、[老師你給他曲子太簡單了,我的孩子遇強則強,很難的曲子他才會彈]或常請假孩子學習不穩定得一直重教等各種狀況,老師容易失去耐心。

要記得的是,家長因為沒經驗,許多事真的是他們想像不到的,不懂是正常的,我們有解釋的義務。如同我們去看醫生也可能不小心問了白目問題被翻白眼,或者上網查了資料詢問醫生被認為是挑釁,但我們大多沒有要挑釁,是真心的想請教,只是想知道答案,因為我們真不懂。站在家長的角度是同理的。

  1. 信心不夠,說服力不夠,容易被動搖。

對於家長提出的問題或要求,常常會不知所措,除了個性的些許影響,本質的問題仍是「專業度需再提升」,若能清楚自己的每一個教學步驟的訓練、影響目的,較不會面臨「對家長的提問或要求感到奇怪覺得不太對,卻又說不出確切癥結點」的窘況,自然說服力不夠,難以應對。

除了對不太清楚如何解決的問題請教他人,聽聽他人經驗外,在自我教學各層面上亦可以有意識的測驗各種方法與效果。久了信心便會建立在實力之上。

提升自我專業度,用專業說服人

請記得,專業不是硬凹,或者光說著「我是專家你該聽我的」。真正的專業,是在對方提出了A,你除了A外還可以補充BCD。意思是,除了A問題本身的癥結點,有時候提問者本身敘述並不清楚,跟他真正想獲得解決的不一定吻合,需要發問去引導真正的問題點在哪,而BCD指的是,你還可以清楚的告訴她其他連帶影響的可能與路徑。

例一、講座裡曾有人問「有天賦的孩子要如何計畫未來的學習目標。」

這問題太多可能,必須先反問她五個問題:「多大的孩子,學多久,你從哪一點看出他的天賦,未來的學習目標是指短期中期長期,你希望他未來達到的是國際演奏家、國際比賽明星,還是有出國留學就好,還是國內比賽之星,還是班上前幾名即可?」類似這樣的問題,不同的答案有不同的建議,而有些反問可能是家長本身根本也沒想過的事。

例二、曾有研習學員問:「新生家長覺得聽力很重要,詢問是否能在每堂50分鐘的鋼琴課裡排進15分鐘的聽力訓練。」聽起來似乎很合理,聽力很重要,我們大可以跟家長說,好,那我們就每堂花15分鐘在聽力,大家都滿意。

但對我來說是不合理的,首先,我們也得知道孩子目前多大彈到哪,我建議研習學員,以這初學小小孩目前狀況,鋼琴課裡要玩樂理,要認音唱譜打拍子,還有手指練習,而重點是,聽力是含在鋼琴彈奏裡的,當然,需要舉幾個上課例子去跟家長解釋。教授過程本來就該帶孩子去聽跟分辨,不見得需要固定花時間,但若孩子彈奏認譜拍子手指等學習狀況穩定,一個月有一堂課花15分鐘特別設計聽力課程,當然是可以的。

我們需重視家長的需要及期待,但同時也要以專業度去判別,並說明是否用她的方法才能達到她所想要。我們需以自我專業明確告訴他孩子現在的學習需要什麼,以及為什麼、用不同方法分別可能會產生什麼問題及結果。

有一個原則可以記得(尤其遇到強勢的家長),家長與老師的意見再怎麼相斥,每一個爸媽都是疼孩子的,沒有一個爸媽不希望自己孩子好。當你的表述方式不是(或不只)在捍衛自己或著重在自身利益,而是以孩子的成長為出發,以孩子的利益為優先,家長多數會買單。或許家長一開始沒有正確觀,但大部分的家長都是能夠、且願意被教育的。

停損點

基本上若已花了時間溝通卻無效,也清楚省視自己是否拿掉先入為主的成見,就可以放生。兩個層面可以注意:「品行不佳」、「鬼打牆無止境」:

  1. 遇到「品行不佳」一定要放生,通常即便再用心對待,對方也真心不會感覺到,不值得將自己所學授予之。放生後對方還是會繼續在背後說你不好,但你不會是他批判的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完全不必在意。
  2. 「鬼打牆無止境」:曾有個總是很焦慮的家長,學期間有幾次電話溝通,每次都聊了一個多小時左右,我可以理解她的焦慮,也建議幾個層面的想法供她參考,她總在聊完得到舒緩,開心地掛上電話,身為老師,能幫上忙當然也很開心,後來卻發現當同樣問題出現,她還是卡住,非常鑽牛角尖,情緒一來永遠無法理智,十分情緒化。最後一次掛上電話,她依舊得到緩解很開心,我卻感到精力被吸光,便知道這是最後一次。

有些人觀念就是無法改,講再多真的沒用,盡力就好,不必強求。

 

 

分享此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