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奏彈成跳音,手累音漏光

pchuantsaiAs a teacher1 Comment

分享此文:

<斷奏與跳音>
大部分時候看到連續音符上那顆「•」,想成「斷奏、音短」即可,別看到它就拼命往上想成「跳音」。讓音短的方式有很多種,往上跳往往出現於最少比例,尤其不在快速樂段。


如果在 快速音群 裡,老師叫你練跳音手往上跳,大概有兩種情況:

  1. 老師程度不夠
  2. 老師想整學生

每音往上跳造成太多的上下動作,導致:

  1. 影響句子
  2. 音質易不平均
  3. 速度加快後(而且快不到哪裡去),音漏光手還很痠,只會發生「手浮在鋼琴上不停上下打空氣」的窘狀,白忙一場

連續斷奏練法建議:

  1. 先練連的,把要的句子方向先想好
  2. 再練往下斷奏,注意音質平均穩定,但不下壓及下太重(focus在小吸盤有貼到)
  3. 再練往橫的:音樂方向,手臂帶大動作。(focus在手腕或手臂方向,但小吸盤還是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分清楚手指該做的工作與手臂該做的,少不了誰。)
  4. 若斷奏標在連續八度,速度快音自然會短,要連也很難,連續八度拼命上下,會痠死,肌肉要訓練沒錯,但不是這樣用的。若在單音,很多時候指尖點一下就斷開了。

在樂曲裡大概只有 5%是跳音,95%是斷奏。
這 95%裡,有時是代表 :
「這顆音比別人特別,它比別人重要,需要被點出來」

(圖片取自網路)

<例一>

例一、貝多芬奏鳴曲op.14 no.1 mvt.III 片段

右手有「‧」的音符(奇異果)比其他音(雞蛋)重要,也是主旋律,其它沒有點點的雞蛋音就是和聲而已,所以並非奇異果音要彈的比雞蛋音短,而是奇異果比較重要、需被清楚點出,該音聲音方向並非向上,而是往下一音,跟著樂句走。

♦ Oops:
有老師堅持要學生那些音跳起來,結果只會導致重要的音一直漏,往上跳後回來來不及而手很痠,練半天彈的又累又快不了(於是老師叫你Largo/Andante,雖然譜上寫著Allegro/Vivace),練再多都沒用。

♥ 練法建議(右手):

  1. 先走和弦進行
  2. 開始練分解和弦時,將奇異果音彈長的且大聲(但不壓),雞蛋音輕鬆彈輕放下即可,等快速時奇異果音自然會短,就會剛剛好,萬一還是太長,手指點一下即可。
  3. 注意手掌平衡不左右晃,彈奇異果音的小指不倒下,小吸盤穩定。
  4. 視二分音符為最小單位,不一音一音看亦不以四分音符為一單位。

真的只要往下點一下就好(但小吸盤要附著好)

<例二>

貝多芬悲愴奏鳴曲第一樂章片段(cresc.開始處)

同例一,帶著點點的奇異果音一樣是主旋律,雞蛋音是和聲。

♦ Oops:
此音型許多老師會讓學生練每拍翻手掌往下,慢速時可以,翻手掌的確能將奇異果音彈的較大聲,節拍器一格一格往上調,到一個速度就快上不去。音越快速,動作得越小,快速時沒時間翻,一樣很容易讓手痠且失去音樂行進的方向,治標不治本。

♥ 練法建議:

  1. 先練和弦進行平移
  2. 奇異果音貼好小吸盤,靠小吸盤自己黏好將該音站出,和聲音(雞蛋)輕放,整隻手平移跟著音樂方向走即可。
  3. 這裡不需抬高手指練,也不需翻手掌
  4. 大聲時(forte 前兩小節)加手臂推一個動作,將所有和聲音彈滿

<例三>

貝多芬奏鳴曲 op.31-3 Mvt.II 譜例A

♦ Oops:
如果一看到譜便每音每音斷(練往上跳第一慘),每音上下練到累死,彈快時音漏光,打空氣音質又不好,練到沮喪練到哭泣是正常。

像這樣的連續16音符,得先畫好樂句與分音組,否則容易變成記每音看每音,記到天荒地老,彈了數行不知道自己剛剛到底彈了什麼,譜上記號不宜太多,但得讓自己隔天再看到這份譜便一目了然,增加練習效能。

貝多芬奏鳴曲 op.31-3 Mvt.II 譜例 B

(同理,請別在學生譜上拼命畫彩虹圈,畫的亂七八糟學生不會有邏輯是正常,因為太花真的不知道要看什麼,更不知道哪裡才是重點。)

兩張圖,一份全白,一份教學生自己畫了音組與樂句,記起來不一樣,「記每音」與「記幾組/記和聲進行」的差異。

 

♥ 練法建議:

  1. 先彈連的,畫好音組
  2. 要能只彈架構音與和聲進行
  3. 練連的,並練好樂句與律動
  4. 再往下往橫(樂句方向)斷奏。

*小貼士:跳音往上,斷奏往下。這個概念,從初階就要有。
*方法錯當然永遠彈不快彈不好。

 

 

—–以下文字取自網路文字,於2018.10.03補充—-

差之毫釐(1) – 「斷奏」還是「跳音」?

多年前,一位經常周遊列國的英國鋼琴家跟筆者提起,說觀察到華裔鋼琴學生彈「斷奏」(staccato) 時,總是將手部連同前臂猛烈往上抽,於是聲音總是尖銳刺耳,毫無變化,難聽非常;而且他無論身處英美澳加,還是日韓星馬,也只有華裔學生會這樣做,在其他亞裔如日本、韓國學生身上幾乎不得見,因此他姑且稱之為「中式斷奏」。鋼琴家對這種毫無音樂感的「中式斷奏」百思不得其解,於是問筆者可有頭緒。筆者想了想,答道:「會不會是因為華裔師生普遍把staccato稱為『跳音』呢?」鋼琴家恍然大悟:「原來如此!怪不得他們總是猛烈的抽起前臂了─因為他們要手部『跳起』!但他們不知道『staccato』不是靠『跳起』來做的嗎?」

Debra HK 
斷奏 (staccato)
在音階中彈斷奏用的是finger staccato ,意即用手指負責製造所謂「跳音」的效果。(因為只有finger staccato才能彈出夠快的速度。)
彈staccato最難的,就是如何製造「跳音」的動作。很多人錯誤地認為「跳音」是要由「跳」的動作產生的,而「跳」的動作,當然就是用很快地「縮起」手指的動作製造的。
這想法有幾個謬誤:一,所謂的「跳音」其實有誤導的意思:staccato 正確的名稱應該是「斷奏」,意思是每個音之間要斷開,而非連續。Staccato本身並不含「跳」的意思,「斷奏」本身有多短,是會視乎不同情況而有所分別的。
所以彈staccato,最重要的不是要令手指「跳起」,而是如何以最小的動作和氣力,令指尖盡快離開琴鍵,讓聲音終止,同時盡量減少對往後的手指動作造成的影響。
要指尖盡快離開琴鍵的方法很簡單,只需在指尖到達鍵底的一刻順勢加速,指尖好像撥弦一樣(不過想像這是一根很粗的弦線),用點力「刮」過琴鍵底部。如此的動作完成之後,手指就會自然離開琴鍵,不需再刻意提起手指。

 

分享此文:

One Comment on “斷奏彈成跳音,手累音漏光”

  1. Pingback: 下一代要更新好的觀念與習慣 - 蔡佩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