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的音樂,妳的主見/妳的風格,妳的顏色

pchuantsaiOther than music1 Comment

分享此文:

鄧泰山在大師班說:[許多亞洲學生彈得很好,但都只有”美” ,連音樂中醜陋個性(不美)的部份也美美彈出]-轉貼自葉綠娜老師po文

───────────────
蔡老師說:

音樂家得有主見,妳的個性就是妳的音樂(當然前提是技術要先到位),有意義與感人的音樂當然很讓人啟發,但人生百態人性百種,並非只有刻骨銘心、讓人糾結到深處的音樂才是唯一。

當然,曲目也有關係,不同的曲目也會對應到不同的人格:

  1. 有些鋼琴家可能腦袋就是很精準宏觀、思緒縝密,走大開大合路線,彈奏風格一氣呵成,就是爽快。(但請不要沒音樂性彈的很無聊誤以為是這一派,最怕聽到別人說某某鋼琴家沒什麼音色音樂但技巧很好…. 可是瑞凡,沒達到一定的音色音樂,就不能叫技巧好,許多難的技巧就在於不同音色的創造)*代表鋼琴家:Berezovsky (一種鋼琴界總裁的概念)
  1. 有的鋼琴家可能比較古怪,喜歡東搞西搞創意無限。(前提是得要古怪的很有味道有一定的格,不是懂得浮泛亂搞一通那種亂七八糟的東西喔)*代表鋼琴家:Glenn Gould、Fazil Say
  1. 也有人走苦行僧路線,一定要彈到靈魂深處,具抽離感,訴說一種意念,在大體結構裡糾結在每個當下。這當然與個人性格、人生經歷皆有關,許多深層的體會,無憂無慮的人是無法感覺到的。(但真的要彈到內心深處、靈魂跳脫,而不只是隨意灑狗血)*代表鋼琴家:Konstantin Lifschitz,Claudio Arrau
  1. 也有人個性就是太歡樂,只能彈大調的音樂,聽到史克里亞賓就放空,覺得拉赫曼尼諾夫根本強說愁,那就算他的彈奏不是感動路線,或許個人不走深度風,但或能將精神奕奕的音樂彈的繽紛、暢快淋漓,就是他的顏色。*代表鋼琴家:朗朗(好啦,也不能完全這樣說,朗朗技術優異,音色變化性強,他彈史克里亞賓的話至少顏色很多變,但整體來說他屬於將音樂歡喜傳送的歡樂派)
  2. 而像阿勞那帶那種質樸的感動,一種難以言喻的精神,現代人似乎是彈不出來了,阿格麗希的瀟灑與藝術性,現代女鋼琴家也只能呆望女神車尾燈,穿再少都一樣。這似乎是現代人科技化的無法避免,難以回到純粹。

如果妳的個性就是呆呆或美美,不知道什麼叫做七情六慾,那就好好地將基本知識傳授,給愛給溫暖給感覺。

白色,也是一種很難得顏色。

個性與顏色,除了天性,當然可以受影響,老師可以影響學生,或者將學生隱藏在深處的多種性格激出,也有可能是因為經歷了某些事件改變了個性,或因為不滿意自己的狀態,想要狠狠改變自己。硬改變出來,久了便成自然。打掉重練的概念。

很多人覺得要夠有深度的音樂才是音樂,人生要夠苦才能演繹精華,但可怕的是,往往莫名將自己放入悲苦,卻始終彈不出深度,於是所有的悲苦也是枉然。

 

找到屬於自己的色調
生活上、服裝上、音樂上

 

人性有美有醜陋,音樂亦是。

分享此文:

One Comment on “妳的音樂,妳的主見/妳的風格,妳的顏色”

  1. 老師好,這篇妳的音樂/主見/風格/顏色 是我最喜愛的一篇文章,因為我只是純粹的古典音樂愛好者,在欣賞之餘當然也非常羨慕有高超演奏的演奏家,想想全世界最好的音響效果就是他(她)們的現場演奏,當然這種經驗只有蔡老師經歷過。如果可以很想多聽聽老師能聊聊一些關於古典音樂家及他們曲子的文章讓我們在欣賞之餘可以了解如何從音樂家的角度去欣賞一部曲子,謝謝老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