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肯

pchuantsaiMusician’s life0 Comments

分享此文:

在時間的度量裡,我們都是彼此的過客,當它成為歷史,便成了一種永恆。

今天跟挪威指揮漢肯(kare Hanken)吃 brunch,漢肯總是飛來飛去,即使年紀大,對生命與音樂的熱情從未減少,聊了許多音樂/文化/生活瑣事,人跟人之間總是有緣份,這些或多或少的緣份,牽動著彼此的關係、彼此的相聚,緣來人聚、緣去則散,這麼簡單。

這種感覺,讓我更珍惜每個緣份,更珍惜那些支持我的朋友、提點我的長輩。對於教育,我們有一致的看法,對於音樂,我們有一樣的態度,對於生活,我們追求平衡。

漢肯年輕時是管風琴家,直到有次在德國巡演,一週七日不同城市的演出,讓他毅然決然不想再過那樣的生活,也發現指揮更加有趣,於是開始了指揮人生,他是個山迷,盡可能的每天走路,每天早上固定兩三小時的讀譜,他也愛電影,但是他發現早上電視播的電影都比較好看,看到11:00 便按下錄影,然後先去讀譜,不然自己會心生罪惡!

漢肯也點出了我們對和聲感較弱,發現在台灣大家是以絕對音高去聽而不是相對音高,這也是我一直想改變下一代的,和聲真的才是重點哪!

回挪威前,他始終是叮嚀我要持續旅行,持續接觸世界各地的人與音樂家,也希望下次見面我可以彈Grieg Ballade 給他聽,我僅記在心。繼上次送我一本挪威極光圖本跟一張挪威鋼琴家的CD,這次又送了另一張,跟一個可愛的鋼琴磁鐵,他總是鼓勵、總是分享。

與他的談話裡,像是老天派他來提醒我一些事,一些初衷,還有,自己永遠比自己想像的還要不可預估。

 

[如果你真的很想,凡事都有可能,先想所有的可行性,再想如何去解決問題,

如果認為不可能或凡事一直想到困難點,那就什麼都不用想了。]

 

 

分享此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